1. 当前位置:
  2. 首页
  3. >> 今日头条

如此“用智”必是“死局”——洪世弈的权钱之“弈”

来源:清廉宁波  发布时间:2018-09-30 09:32:00  浏览次数:

“本院认为,被告人洪世弈的行为分别构成受贿罪、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……”

2018年6月1日上午,宁波国家高新区(新材料科技城)原党工委委员、管委会副主任洪世弈受贿、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一案在市中级法院宣判,按照两罪并罚,最终对其执行有期徒刑11年6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160万元。其违法所得财物及其孽息予以追缴,上缴国库。

这一天,距离他为自己规划的“全身而退”的2019年,仅剩半年;这一天,他玩弄于股掌十几年的权钱之“弈”正式落下帷幕。

 

“学成就业时的初心,是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”

洪世弈出身贫寒,自小在家放牛种田,饱尝了生活的艰辛。虽生活困苦,但在外人看来,那时候的他是个爱好诗词、积极向上的有为青年。他的心里有着远大的抱负,要通过发奋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,改变整个农村的面貌。

学成就业,他被分配到镇海区计经委生产安全科工作,工作敬业,成绩突出。1995年,积极向上的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为当时整个家族两代共48人中唯一一名党员,成了全家的骄傲。睿智的父亲告诫他,要“诚信奋斗、知足常乐”。

“当时的初心,正如我在入党时宣誓的那样,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。”洪世弈在忏悔书中写道。工作中他兢兢业业,生活上阳光朴素,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信心。

随着他的吃苦在前、享受在后、甘于奉献,地位也不断升迁。短短几年就成为了科长,28岁的时候就走上了副处级领导岗位,同年还被选送到美国参加全市第一届经济研修班培训,仕途可谓一帆风顺。

然而,从美国归来后,一切却开始悄然发生变化。

“培训回来,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受到组织重用,心里就出现了很大的落差。”洪世弈说,尤其是看着同批次出去的一些人受到重用,而自己却似乎一直处于低谷,他开始对组织心存怨念,那份为党、为人民的“初心”也逐渐开始改变。

“对仕途的信心跌到了谷底,开始起念从商弃政”

仕途上的不如意,让坚定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的洪世弈有了“从商弃政”的想法。只不过,他的“弃”并不是辞职下海,而是把权力作为投资的资本,开始为自己谋私利。

2003年,洪世弈利用担任镇海区蛟川街道党工委副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宁波某洗涤股份有限公司取得建设项目用地提供帮助。事成之后,洪世弈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某给予的“欧米茄”手表两块,价值4.3万元。

第一次利用手中的职权“投资获利”后,洪世弈没有“违纪违法”的恐惧,反而为自己发明的“洪式经济学”沾沾自喜。此后,但凡和经济投资相关的项目和事情,他都跑得特别勤快。

2003年至2005年,洪世弈利用职务便利,为胡某工程承接提供帮助;2005年3月至2006年3月,洪世弈在与胡某“合作”开办五金机械有限公司过程中,收受胡某代为支付的出资款45万元;洪世弈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借假妻子和母亲的名义,入股“投资”辖区内的企业。

在帮助企业拿地过程中,“精明”的洪世弈发现工业用地有着巨大的升值空间,于是他便打起了辖区内工业用地的主意。2005年6月,宁波世联置业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陈乐九以某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名义,在洪世弈帮助下,以协议出让方式取得位于蛟川街道南洪村面积为21333平方米工业用地使用权,并将该土地中6458平方米划出留给洪世弈。2008年1月,洪世弈指使同学周某出面受让上述土地使用权,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,也没有进行开发建设。2014年下半年,洪世弈指使周某将该土地使用权以730万元的价格卖给宁波某新型建材有限公司,非法获利632.59万元。

2008年4月,洪世弈用同样的手法,在另一起工业用地使用权转让中非法获利211.58万元。

一步一步,洪世弈在违纪违法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。

“财迷心窍,又官迷心窍,一步步迈向犯罪的深渊”

2006年,洪世弈被提拔为镇海区发改局局长,仕途迎来了新的春天。但是,此时的他已沉浸在自己所谓的“洪式经济学”里不可自拔。

为了能既当官又赚钱,洪世弈把原本以亲戚名义出面的投资股权转移到同学朋友那里,心存侥幸逃避组织监管。

2007年10月,洪世弈被提任为骆驼街道党工委书记,组织上的进一步重用,不仅没有使他收敛知止,反而成为他疯狂敛财的资本。 

2007年至2008年,洪世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宁波世联置业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陈乐九工作调动提供帮助,并于2009年春节至2012年上半年期间,先后三次收受陈乐九贿赂13万元。

2008年,洪世弈假借三个同学的名义成立了一家名为立而达的投资公司,他作为实际控制人,躲在幕后操控全局。为了发现好的投资对象,洪世弈经常以考察的名义去效益好的企业走访。走访之后,他往往会让立而达出面对企业入股,作为回报,他会在土地供给方面提供帮助。

被洪世弈看上的企业,要么接受入股,要么就是给送上钱物表示谢意。2010年至2017年间,洪世弈先后十次收受陆某给予的5万元现金和价值8万元的购物卡;先后三次收受沈某给予的60万元;以投资入股、借款为名收受某电力机械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某给予的610万元,这也是洪世弈单笔收受最大的贿赂。

私欲极度膨胀的洪世弈,胆子也越来越大。在骆驼建材市场、蔬果批发市场、临时商业地块开发、企业拆迁安置补偿以及万宝城等项目建设过程中都插手染指,对于企业给予的好处也是来者不拒。

疯狂的代价就是走向毁灭。

2017年7月,洪世弈被宁波市监委留置调查,这也是市监委自2017年4月组建以来查办的首起市管干部留置案。

经查,洪世弈存在违反政治纪律、中央八项规定精神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问题,仅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就实际获利1900万元,还存在利用职权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利等违纪问题。

2018年1月,洪世弈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违纪所得予以收缴。

 

“人生在世如弈棋,一招不慎,满盘皆输”

按照洪世弈原本的规划,他要在2019年辞职,利用手中权力做的交易,也大多约定在他全身而退之后,再给予他好处。只是,他没能等来自己的全身而退。

经市中级法院审理查明,2003年至2017年春节前,被告人洪世弈利用担任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党工委副书记、宁波化工区管委会副主任、党工委副书记、镇海区骆驼街道党工委书记、镇海区委常委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宁波某洗涤股份有限公司、胡某、陈某等单位和个人在取得建设项目用地、工程承接、工作调动等事项上提供帮助,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上述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88.3万元。2002年至2014年下半年,被告人洪世弈以牟利为目的,伙同他人采用私自买卖方式,倒卖11918.7平方米工业用地使用权,非法获利人民币844.17万元。

最终,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洪世弈有期徒刑十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;以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判处被告人洪世弈有期徒刑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6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160万元。

纵观洪世弈的堕落轨迹,可以发现公职人员腐败案件带来的警示,那就是:信念丧失就会触碰党纪红线,以权谋私必然践踏法律高压线。

“对于公职人员,当官不能发财,发财就不要来当官。因为当官和发财肯定有诸多矛盾之处。当官是为公的,发财肯定是为私的。公与私之间,两者是很难结合的,不可能完美结合的。”洪世弈这才醒悟过来,但为时已晚。

在留置期间,洪世弈在悔过书里还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:父亲给我取名世弈,寓意为人生在世如弈棋,一招不慎,满盘皆输。大错已铸,唯有以悔罪之心勤勉改过,争取早日出狱回归社会。

 
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